我曾经快乐过。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第一次完整地体验陶艺。

揉泥到底怎么揉啊,小姐姐很轻松和揉面似的……手法学不会,费劲又柔不好,最后用砸的排气了。

拉胚也是老师拉着手中间修正了几次才拉出这个形。拉胚前还要摊开刮缝防止气孔过多,学会了刮板的用法,知道钢丝的作用但是手抖不敢自己修……

最终成品是刚拉出来的时候的2/3……水分蒸发后变得好小啊。

上色因为是用笔刷加上胚已经很干了,一下笔颜料马上吸进去,所以刷出这样十分不均匀的文理……浪花纹是刻上去的。

姑且就叫它作——迷雾之海 吧。:)

对一些式神的印象变化

阎魔大人以前的印象一直是冥界女王,直到看到有人发了传记……

以前打达摩放红叶和凤凰火,两位姐姐hehehehahaha的笑声其实也挺洗脑的

酒吞巨巨这个占山为王的大妖怪有点古惑仔大佬的感觉,但是每次看到他的酒葫芦吐东西都让我想到酒后呕吐OTL

鸽仔,你这样搞事情是永远都抽不到SSR的。=L=



查看全文

P个痴汉童子玩玩,还是两只手的比较像迷弟。原图是我妻由乃的截图

那两章的剧情真是啧啧啧 /w\

忍不住唱一首《织毛衣》

昨天午觉时做了个梦,梦到天使和卢西奥 CP了(⊙o⊙)!这个脑洞很想写下来又踌躇该不该发……

一是虽然一直很喜欢OW但玩不了,只能看大触们玩解馋。二是这俩人几乎没互动……也不知道怎么就梦到了OTL。 别说OOC了根本就没有C ,大概还会招黑就不打tag和标题了。弃权。

不擅长写作,雷人指数会加成。

以上,如果接受不了安吉拉和卢西奥这对宇宙拉郞姐弟恋赶快关了别看。=3=

我就写来自己乐乐,很短的肥皂剧片段。







安吉拉·齐格勒博士在某国参加的医学会议结束后,收到航空公司的通知,原定当晚返回苏黎世的航班被迫取消,所有机场航班均停飞。准确的说一段时间内没有人能出入境,原因暂时不明。安吉拉联系上了温斯顿希望获得一些有用消息,温斯顿回复到:该国/政/党/矛盾升级,随时可能发生/政/变,让安吉拉多加小心,他会想办法让安吉拉尽快安全离境。

“还有卢西奥。”安吉拉的战友,恋人,明星DJ卢西奥贴心地把巡演计划安排在安吉拉参会的城市。在没有行动的日子里,DJ乐于用音乐传播爱与和平。

“欧对,也许只有任务能将你们分开。”通讯器那头的智慧大猩猩无奈地笑笑。

寒暄了一会后,安吉拉再次对温斯顿表示感谢并挂断了通讯。拜法案所赐,现在的守望先锋可见不得光,原本只要出示身份就能解决的事,现在得在辗转周折一番。

安吉拉看了眼时间,卢西奥的演出准备开始了,她回到宾馆换了套衣裳,修改了一下妆容,拦下一辆出租车直奔海滩。反正暂时不能离开这个国家,为何不享受个愉快假期呢?


白天的天使姐姐到了夜晚化身魅魔出现在音乐会现场。霓虹、镭射,动感十足的电音,前来欣赏这位世界级DJ演出的人们沉浸在旋律之中纵情舞蹈。安吉拉在人群中扭动着穿梭,挤到前排对着卢西奥的位置对台上的表演者抛出一个飞吻,早已注意到她的DJ回以一个媚眼。人们并没有注意到这个微小的互动,他们的DJ总是这么的热情四射,充满活力。

临近终场,音乐变得柔和而灵动,安吉拉撑在前排的栏杆上支着下巴,头随着音乐的节拍轻轻摇摆,想着一些有的没的。比如他俩究竟是怎么走到一起的。是战友间的相互信任,是同为医者的惺惺相惜,是她冲出掩体救人时来自对方的掩护,还是些她守在他病床前的夜晚?医者难自医,有时来自同伴的支持就是最好的慰藉。

演出结束,安吉拉拎着鞋子在沙滩上漫步,细细的沙粒穿过趾间令人放松神经,这是她难得抛开工作,病人,国际安全等等事务的时刻。

“嘿!安吉拉!”沙沙的脚步声由远及近,卢西奥挥着手臂迈开步子追上她。安吉拉停下脚步,微笑着回头等着恋人跟上来。

卢西奥来到安吉拉跟前喘着气,牵起她雪白的双手仰头吻上了她的嘴唇。正当安吉拉在享受着香橙味的亲吻时,她突然被抱着腰和腿,脚离地在沙滩上转了起来。卢西奥总是能带给她快乐,空旷的沙滩上传来他俩开怀的笑声。


查看全文

加里•桑德森中士的日记 Part 2+番外

番外比正文长233,不用第一人称放飞自我的感觉真棒!❤ 番外傻白甜

回到Credenhill自我膨胀皮痒作死的小强。幽灵:你撅起屁股我就知道你要拉什么屎。[老妈子口吻]

“好爸爸”是毒舌幽灵用来讽刺说的,不是CP别多想。有CP也是和小强。=,=

人物不属于我,都是IW大爷的~


Part 2

 

队长笑着说我在吉普车上睡得像头死猪,被地雷炸也不会醒。我记得刚回到基地的时候确实有人打了几下我的脸。欧,拜托,我们刚解除了一场危机,两个人端掉一个基地……几乎!

幽灵接上了通讯,谢波德将军对我们这次行动大加赞赏,队长只是轻描淡写地描述了一下任务过程便下了线。

在离开办公室前,队长把手搭在我的肩头上翘着嘴角说:“加油,小子。”我的内心一阵狂喜!甚至不知道该做出怎样的反应。而那个古怪的副队则在走过我身边时用手肘捅了一下我的后背,把我拉回了现实,我觉得他在面罩下面偷笑……

 

写完报告已经是深夜,放松状态下疲惫感来得更加汹涌,正当我趴在床上准备入睡时,楼上传来了椅子拖动的声音……我记得楼上是副队的房间。

我突然冒出了一个让我睡意全无的大胆想法,或许可以趁幽灵睡觉时一睹他的真容!一次侦察,想想都有些小激动。于是我在这写些东西打发时间,等待时机。

第二次挪椅子了,如果幽灵倒头就睡会在大约40分钟后进入深度睡眠状态……耐心点小强。


我觉得时间差不多该行动了。

 

我回来了……一次惨痛的教训,我似乎对副队的骷髅脸产生了点阴影。

第一,副队名副其实地是个“幽灵”;

第二,偷袭时视线不能离开敌人;

第三,不要对自己的长官动什么歪脑筋;

第四,永远不要高估自己,你的长官永远比你想象中的更了解你自己;

第五,幽灵的真面目依然是个迷,但身份我似乎有了点头绪。

经过这一番折腾,我发现副队并不总是拒人千里之外,虽然他的脾气确实臭,人其实挺热心的。

我感觉好累,更加累了。哎呀,都快亮了啊……还好我有两天假期。

晚安。

-------------------------

 

 

番外:夜晚水管上的蟑螂

小强的潜入大概是没有问题的,在打开窗户前确认幽灵躺在床上一动不动……可当小强翻进房间转过身来的时候——床铺空了!小强现在大概明白为什么副队要给自己起个代号叫“幽灵”……大半夜的这实在是太可怕了。

一阵不安涌上心头,紧接着小强突然被从右后方扑倒,双手被反剪到背后疼得几乎要大喊出声,可没等他喊出口,口鼻马上就被对方腾出来的另一只手给捂得严严实实,只能发出呜呜的声音。就在小强快憋晕过去的时候,他被翻了个身,一张骷髅脸贴了上来,原本因缺氧而眩晕的小强差点背过气去,心里琢磨着,原来那个面罩是这么用的吗……

 

在确认“入侵者”的身份后,幽灵松开小强并踢了他一脚,走到床边坐下,用战术手电照着趴在地上的小强。这画面挺诡异的,在SAS的一间宿舍里,一个头套骷髅面罩的男人穿着裤衩和背心坐在床边,用手电筒指着另一个躺在地板上穿着背心和裤衩干咳的男人……

良久,幽灵开口问倒:“你搞什么名堂?”

小强稍微从缺氧状态中回过点神,踉踉跄跄地站起来,瞪圆了眼睛努力挺直背行了个不太合格的军礼:“报告长官,侦察练习。”

幽灵觉得又好气又好笑,这个愣头青居然还有心情开玩笑,如果不是因为现在是熄灯时间,幽灵早就用他那口伦敦腔把小强吼得不敢抬头了。所以现在他只好压低声音用带着怒气的腔调追问:“你到底想做什么?”

小强还想继续贫嘴,假装自己是被敌人发现那样说“我是不会说的!”之类的话,可现在他头顶上那对看不见的触角似乎察觉到空气中不妙的气氛,于是他只好打消掉这个念头,好好回答幽灵的问题:“报告长官,我想看看你的脸。”

“那你刚才看清楚了?”

“没……看清楚了,长官,我看清楚了!”幽灵突然将手电筒从下巴往自己脸上照去,勾起心理阴影的小强立马改了口,“就是您现在的样子!”

小强觉得幽灵又在面罩背后偷笑他。

幽灵叹了口气,关上手电筒说:“不得不说,你的潜入真菜。”

小强向来对自己的技术非常自信,更别说刚和队长一起端掉了一个军营。听到副队这么评价自己难免有些不甘心,脸一红扁起了嘴。

幽灵仿佛带了夜视镜一般看清了小强脸上表情的变化……甚至内心活动:“怎么?不服气?觉得端了个军营了不起了?”

幽灵走向小强的身侧,用只有两人能听清的音量怒骂:“暴风雪,心跳探测仪,消音器,C4,对了还有你们的好爸爸麦克塔维什上尉罩着,你还指望这个任务有多难?SAS最基本的职能就是侦察敌情扰乱后方,深入敌后是家常便饭,被敌人抓住还怎么执行任务?你之前都**怎么学的!”

听到这儿小强心中的不甘变成了羞愤,双手不自觉地握起了拳头。

困乏和愤怒让幽灵只觉得头疼欲裂,摸了把面罩叉起腰,头也不抬地指着窗户说:“回去好好想清楚,SAS章程抄10遍。”


小强突然想到什么,放松了手掌,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幽灵的方向问:“长官,请问您是否曾经是SAS的一员?”

幽灵却没有回答。

“看来今晚我也并非一无所获。”

“别又自我膨胀了,小子。”

小强摸摸自己的后脑勺说:“那……晚安,长官。祝您做个好梦。”行了个还算标准的军礼便转身打算从窗户爬回去。

“我可以告诉你一些实战经验,如果你想听的话可以来找我。”

“是的,长官!”说罢小强还咧了个大大的笑容,麻溜地顺着水管爬回了自己的房间。

 

“还真是只小强。”幽灵这么想着,走过去锁好了窗户,倒回床上任由倦意袭来合上双眼。

 

结果幽灵的真实相貌依然是个迷。

 

 

 

注:这里幽灵如前面提到的那样是141组建时谢波德带来的,大家只知道他的代号是“幽灵”,(根据肥皂的日记所述)从口音和作风上判断是英国老兵(经验丰富而不是指年龄老),其它的一无所知。而在训斥小强的时候因为愤怒,并且目前呆在SAS的地盘,张口就来SAS让小强产生了怀疑。当然在得到幽灵的回答前也只能是很怀疑,或许只是个因为工作需要深入了解每一个部队的管理者呢?毕竟情报需要确认无误。


查看全文

加里·桑德森中士的日记 part 1

憋出了一点点,真是羞耻play……

写在前面的话,灵感来自《肥皂的日记》里男神提到小强也在写日记,《使命召唤:现代战争2》的二次创作同人文,版权不属于我。时间线略有调整,小强没有参加王鱼行动。军事知识有点贫,一些技术性错误有_(:3 」∠ )_欢迎捉虫和意见。(●'◡'●)ノ♥

看肥皂日记的时候森森感受到男神对幽灵的嫌弃哈哈哈,本来打算写点幽灵/小强的互动的,看完之后整个脑都是“乖儿子让隔壁老王拐跑啦!”的画面233 觉得小强是个日常逗比战场上靠谱的好伙伴。[比拇指]

如题这是一个以加里·“小强”·桑德森为第一人称任务和日常日记,欧欧西有……全年龄G。如果没问题的话,开始食用吧!

******

 

加里·桑德森中士的日记

part 1

 

拾到此册请送回英国皇家陆军第22特别空勤团

 

-------------------------

 

自从收到调令前往SAS报到已经过了将近一个月,每天都是高强度的训练和测试,麦克塔维什上尉是个严格的教官。这让我仿佛回到了刚入伍的时光——被老兵们称作FNG*呼来喝去或者捉弄逗乐,日复一日变成老兵再捉弄另一批FNG,或者某天被某位长官相中早日离开这滩泥沼,然后成为另一个队伍中的FNG。幸运的是这儿是SAS,不列颠士兵们的最高殿堂,来到这就代表你是精英,而我来到了这。尽管训练的强度成倍增加,要学的技术多过Credenhill*的树,但我知道这些都是为了从战场上活着回来,并且我可以做到,因为我是“小强”。

马上又要进行一个“测试”,听说是一个选拔测试,多国联合部队什么的……我喜欢挑战,这就像一道餐前菜,胜券在握。为了女王,为了国家,为了世界和平。; )

-------------------------

 

噢!我实在太高兴了!成绩还不赖。枪械第二名,无违规记录。是的,我通过了选拔,141特勤队是她的名字。一支由多国特种兵组成的小队,但是现在我只见到从SAS中选拔出的同僚,以后还会见到更多人。队长自然是麦克塔维什上尉,副队是一个代号叫“幽灵”的人,他整天戴着骷髅面罩,似乎没人见过他脸,也没人知道他真正的名字,我该怎么称呼他?幽灵中尉?听起来真古怪,反正他也是个古怪的人。

-------------------------

 

训练,测试,训练,测试。幽灵的喊叫回荡在CQB的高台上,“快快快!你跑起来就像个姑娘!”“别浪费子弹!用刀用刀。”“你这是往哪儿跑?注意人质!”场地重新布置过,老兵们……包括我不能再依靠原本训练时的记忆,得随机应变。虽然我的枪械使得不错,但如幽灵所说:“榆木脑袋”这让我挺不是滋味的,可重置不是借口……我的成绩比上次测试慢了4.6s!不是每个战场的地形都和基地模拟的一样。我得把从前训练的记忆擦去,把重点放在快速判断上。

-------------------------

 

有任务,取回一个不属于毛子们的ACS卫星攻击标识。我和麦克塔维什队长一起潜入俄罗斯雪山里的军事基地,之后按计划撤离达到接应点,和队长一起行动让我感到非常兴奋。队长虽然不喜欢和其他人过多交谈,但其实是个挺罩着下属们上司。他对每一位特勤队员都了如指掌,包括特勤队里的其它国家队员,我相信他选择我一同执行潜入任务一定有他的理由。

-------------------------

 

欧!我的天!我差点儿在任务一开始就葬身在天山之下,跳跃冰崖失败,这实在太丢脸了。幸好队长及时拉了我一把,否则我将以“执行第一个任务就因个人原因KIA*”载入SAS史册……遗臭万年。队长的手劲可真大,一把就把我拽了上去,看得出来他其实费了相当大的劲,毕竟我们都穿着厚重的冬装,身上挂满了弹药、枪支和攀岩装备。我该加强力量锻炼,避免再出现这样的尴尬……或许还要减减肥?可让我对馅饼和苏格兰蛋说再见,还不如让我就这么掉下冰崖算了。;)

任务开始时我们俩在悬崖的一处落脚点休息,等待潜入的最佳时机,队长点了根雪茄,我们闲聊了一会,训练场外的队长其实还是很随和的嘛。谈到古怪副队,队长说他也不知道幽灵的名字和长相,总指挥谢波德将军把他带来的,据说是个经验丰富的老兵,但队长似乎不是很喜欢他的队副,觉得老不正经的,我认为以貌取人不太好,可毕竟我和他接触并不多也就评价了。至少在古怪的代号和扮相这点我们达成一致。

队长的行动计划相当完美,在他的掩护下我布好了“B计划”,顺利取得ACS模块,一场轰动的烟火表演让我们顺利地在几十名俄军士兵的包围下成功突围。驾着雪地摩托一路飞奔,像滑雪运动员一样加速下滑,飞过悬崖,顺利着陆,任务完成!尽管刚经历了一场死里逃生,不得不说有队长罩着的感觉真的非常棒!

在返回基地的飞机上我看到队长也拿着笔记本在写东西,看来队长也有写日记的习惯,真好奇他写了些什么?我敢打赌一定有我差点坠崖的醜事……他看过来了,他笑了!他一定写了!

-------------------------

FNG: F*cking New Guy 新兵蛋子

Credenhill:SAS所在地

KIA:killed in action 在任务中阵亡


查看全文

这首歌可以让我像个精神病一样抱着腿坐床上循环一天

喜欢的歌曲在虾米都下架了sad。

每次做恶梦都是一次大冒险

前半段是中式神仙故事,后半段是西式中世纪奇幻故事。

起初是在一个大宅里吃酒,宾客里藏龙卧虎各怀鬼胎。到荷花池散步遇到藕霸和观音大大,观音大大说要收了这里的妖孽,还有一些本性不坏但是担心误入歧途人和妖怪需要带回去教导一番。接着就和藕霸一家以及各路神仙分头行动,我负责找到那些人和妖并吸引他们注意,然后带到神仙那儿将他们降服。最后一个遇到的人是一个长得有点欧的乡间壮汉,说想要个姑娘结婚…………我就说那就去找去追啊,老天不会掉个姑娘给你的,壮汉呆呆站了一回就走了。

前半段在最后大家聚在一起送别仙人,我跟着藕霸一家回李府稍微休息一下,对了藕霸多了很多弟弟(那些被领回来修道的人)。托塔天王人说比较多我们家房间不够大家先随我来,带我们到后院的塔里住……

后院开始就变成中世纪奇幻风了,塔下面聚集了一些平民,塔的外观还是中式的塔,越往上登越像城堡的塔楼,不知道什么时候天王变成了城堡主人,同行的人变成了杰洛特、希里(虽然没玩过《巫师》)和一个捧着书的褐长直姐姐。在通过一条走廊来到第一个有一排房间的楼层,再往上走很多人挤在楼梯里上上下下,多是被士兵驱赶到各层的民众,似乎是分等级安置的样子。这个时候遇到了前面说的那个要姑娘结婚的壮汉,那个壮汉逮着我问说好的姑娘在哪里。我说这里这么多女人你追过哪个了吗?壮汉不说话看着我,接着就被士兵推进石墙房间里去了……

和那个人说话的空档我们同行的几个人被人流分开了,杰洛特和希里往顶楼去了,褐长直姐姐捧着书走进了楼上砖墙层的一个房间掩门。我跟着往楼顶去。杰洛特他们似乎刚和这里的行政官谈完话,他从房间里出去说要去办点事。行政官说一会脏东西就要来了你赶紧去避难吧。不记得希里是跟出去还是在房间里,总之后来不见了。

我跑出房间发现自己在广场上,我们刚爬的塔楼变成了一栋普通楼房在广场对面。广场上很多平民捧着不知道是什么怪物的毛发在地上哭号。楼下面还有士兵拦着几个想上楼的平民,有坐在地上的人喃喃自语说上了楼又怎样还不是在走廊里等着对付那些脏东西。士兵对我说你赶紧进房间里去。我看到远处那堆像毛发一样的东西开始蠕动变形变成像燕子一样还黑影,就往楼上跑,楼道走廊里坐着躺着许多目光呆滞的人,他们手中身上都挂着那样的毛发……好奇怪,明明是他们说的脏东西他们却当做辟邪物品一样拿着。

我看到刚刚褐长直姐姐进去的房间门虚掩着,就赶紧跑进去关上门,刚关上“燕子”就来到了这个楼层,一面压着门一面上锁。这时我发现我可以透视门外,“燕子”就从走廊掠过,外面都是弱弱的哀嚎(门板隔音效果好好)。房间里的其它人在低头祈祷,姐姐在淡定看书。

等外面变得燕子逐渐变消失后,其他人也停止祈祷问“结束了吗?” 有个男的说再看看,听到敲钟就应该结束了,有的人建议钟停了过一下再开门,我们就趴在窗户上透过窗帘缝看楼下广场,燕子又变回毛发堆渐渐停止扭动,广场也变得空旷了。听到喊叫声音看到一个妇女被绑在柱子上挣扎,周围堆了柴火,一个像是她亲人的妇女被士兵拉走。房间里的人惊呼这是要处决女巫了。

刽子手拿着大斧头走来,一斧子削了女人的膝盖头以下,第二斧削掉了她抬起的双手,然后是大腿,半个脑袋,即使这样还留在柱子是的部分还在挣扎,半张脸还在喊叫,地上的手脚在抽动。最后刽子手砍断绳子在地上敲烂了她的剩下脑袋,她血肉褪尽变成那些黑乎乎的毛发。视线拉近,看到她头骨里钻出个蜘蛛,蜘蛛外壳上映出穿着棉布衫的杰洛特……

接着场景换到了一个庭院的的葡萄架下,我在等褐长直姐姐,姐姐从一个药铺里出来,有个妇女向士兵告发她有问题。士兵拦住姐姐问她刚才去哪里做了什么。姐姐高冷地背过手摇头说去买安眠药,士兵问她买药做什么,姐姐回答说她在谈恋爱必须做梦才见得到。士兵问和谁?姐姐不屑地看了一下他们两个说和书。说着举起了手里的书晃晃,从他们两人之间走过。我准备站起来跟上,看见妇女用恶毒的眼神盯着姐姐说:“她是女巫。”

然后我就吓醒了。

查看全文

哥俩好呀






 ←这是我 

查看全文

我很好,我没事,我们这里很安全。虽然发生了不幸,但是生活仍需继续,漫画看起来,动画看起来,番剧追起来,零食吃起来。

查看全文







查看全文
© 鸽仔 | Powered by LOFTER